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ninie28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稀土的魔咒  

2012-03-01 14:50:30|  分类: 世纪灾难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稀土元素是从18世纪末叶开始陆续发现,一般是以氧化物状态分离出来。目前,澳洲、中国是全球最重要的稀土资源国,而生产高科技产品的日本,则是全球最大的稀土进口国。


由于特殊的原子结构,稀土家族能与其他元素结合,改变物质的特性,无论是航天、航空、高科技工业、化学、电子产品等等等等,稀土的影子几乎无所不在。稀土亦是作为许多重大武器系统的关键材料,一直以来,美国就从中国大量进口稀土,最重要是作为战略的储备。


因为稀土提炼过程中,会导之严重的辐射污染,日本政府在上个世纪70年代,下令关闭所有国内稀土提炼厂,于是日本企业就在海外寻找建立生产据点。


1979年11月,亚洲稀土私人有限公司(The Asian Rare Earth Sdn Bhd, 简称ARE)成立在怡保红坭山新村。日本三菱化学(Mitsubishi Chemical Industries Ltd)占股35%、马矿业(Beh Minerals) 也占35%股份,接下来是回教朝圣基金局(Lembaga Urusan dan Tabung Haji ) 拥股20%、剩下来的10% 股则属于一群土著商家。

ARE这所化学提炼厂,从石矿废料渣质独居石(Amang,英文是Monazite)中提炼取钇(Yttrium)。钇就是一种稀土原料,用途广泛,为科技产品、金属和化学工业的必需原料。但在加工提炼钇的过程中,会散发出辐射性的尘埃和气体,并遗留下辐射性废料。这些含有高辐射的钍、铀、铅废料和尘埃,通过食物、水和空气被人体吸收,严重影响人类的免疫系统,更会致癌。


独居石一向被公认为会制造严重污染的原料之一,许多国家早已经禁止使用,它遗留下来的钍原素,放射性比铀238低,原因是半衰期(half life)最高的其中一种物质,钍的半衰期长达140亿年,也就是说,独居石对环境污染的灾害可以祸延上亿年之久。钍放射a粒子,尤以粉状的金属和氧化物能够进入肺,钍可导致肺、胰腺、血液癌症的风险增加。

ARE 征询科学工艺环境部门(Tun Ismail Reseach Centre—Puspati),有关如何处置提炼稀土所产生的含辐射废料,政府认为那些废料应该储存起来,说不定将来或许可以当作是一种核能源来利用。
(或许日本三菱化学以及其他股东真是暗爽,这个啥政府真易搞定,所以根本无需做什么防止辐射污染的措施,任由高辐射废料和气体,把空气水源污染,也让工人在完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下,赤手作业。)


1982年6月,政府选中了霹雳州的巴力(Parit)6公里远的一块9英亩土地,准备用来存放ARE的辐射废料。在遭受到当地居民、政党、社团组织的强烈反对后,政府转而找另外一个地方来藏毒。
同年7月,位于红坭山新村7.2公里拿乞大街(Jalan Lahat)的亚洲稀土厂开始投入生产。红坭山村民开始投诉闻到异味,大人小孩常常生病,感到不舒服。最初村民根本不明白事态的严重性,直到认识了“辐射” 这两个字,村民方才如梦初醒,意识到身处险境,时时刻刻已经暴露在癌症的魔爪之下。

1983年11月,在离开怡保16公里的甲板(Papan),当地居民发现政府允许ARE 在他们的小镇附近建造埋毒槽。
1984年5月,6千7百名甲板以及临近市镇的居民,签署了一份抗议书,寄给首相、霹州大臣、卫生部长以及科学工艺环境部部长。尽管人民一而再,再而三的抗议绝食,甚至在霹州总警长的警告下仍然冒着被逮捕的风险,也不放弃保卫环境和家园的抗议行动。
当时的首相马哈蒂一意孤行,声称政府确保一切安全,埋毒槽工程继续进行。科学工艺环境部长Amar Stephen Yong (杨国斯)也死口说埋毒槽是在严格标准下建造,不会有问题,甚至挑战舆论所抛出的辐射废料会对人类环境造成灾害的问题。抗议争论期间,ARE继续生产,更把Thorium (钍)的废料丢弃在厂旁的空地上和水塘里。


同年7月,红坭山新村抗毒委员会成立,非政府组织大马之友(Sahabat Alam Malaysia,简称SAM)从外国聘请专家到稀土厂附近,测量辐射水平,得到的结果竟然是国际辐射防护委员会(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n Radiological Protection ,简称ICRP)所订下的最低安全水平超越了800倍。红坭山居民和政府,分别各自邀请外国专家前往埋毒槽检测,最后就连政府邀来的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总署(United Nations' 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,简称 IAEA)的3名成员也宣称埋毒槽绝对不安全。


1985年1月11日,在当时的副首相Musa Hitam 主持之下开了一个内阁会议,结果是宣布政府要把埋毒槽改建在离开甲板5公里,又离开升旗山3公里的Mukim Belanja,即是升旗山的半山腰地带。


红坭山村民向怡保高等法庭申请禁制令,禁止ARE继续生产和储藏放射性废料在新村的附近范围。依据1984年的原子能许可法(The Atomic Energy Licensing Act),所有关核设施的厂商包括政府在内,对造成的任何损害都需负起责任。1985年10月14日,1千5百名红坭山村民守在法庭听判,首席大法官Justice Anuar bin Datuk Zainal Abidin 当庭授予禁止令,禁制ARE继续生产和储藏含放射性废料,直至采取足够的安全措施。
然后,一个叫做原子能执照局(Atomic Energy Licensing Board, 简称AELB)突然从原子能许可法下面冒了出来,仅有的5个成员全部来自Puspati。


1986年9月,ARE 声称已经用了两百万马币来加固安全措施,又请了一个前任的IAEA成员,美国原子能专家E.E.Fowler去稀土厂检视。Fowler 表示稀土厂的辐射水平已经达到ICRP标准,应该随时可以回复生产。

10月28日,日本的Sadao Ichikawa 教授,第二次去过红坭山新村检视后,揭示那里的辐射水平仍然处于难以接受的偏高水平,他更被拒绝进入工厂。
来到了11月,红坭山、拿乞、峇丽莎花园、万里望、甲板、华林市和Guntong 一共7个地区的居民,成立了霹雳反辐射抗毒委员会(Perak Anti-Radioactive Committee,简称PARC)。


首相署部长Kasitah Gadam 大言不惭的放话,AELB 已经检测过红坭山的两处埋毒槽,证明是安全的。1987年2月,原子能执照局妄视高庭禁令,发出恢复生产执照给亚稀厂。14名外国专家被PARC邀请到红坭山新村,在论坛上,大家都一致认为ARE带给当地居民莫大的健康危机。村民频频发动大游行,镇暴队和警民冲突加剧,而村民控告亚稀厂的案件,在怡保高等法庭续审。


对于红坭山村民,1987年是特别艰巨和动荡的一年,许多外国专家频频出现在红坭山新村,甚至设法每次都能够出庭用证据来证明亚稀厂带给村民的伤害。9月7日,PARC的支持者从红坭山出发,步行8公里到怡保高庭听大法官Peh Swee Chin 审讯。长长的队伍走到万里望被警方驱逐中断,9人被逮捕。那天,有上千支持者出现在怡保高等法庭。9月11日,最后一天的聆讯,村民再次从红坭山游行到高庭,当天高庭挤了3千人以上。
10月,马哈蒂执政时期最轰动国际的茅草行动中,上百人被逮捕,PARC有7名成员包括站在最前线的丘运达、彭贵友等人被内安法令扣留,两个月后才被释放。


自上世纪80年代,日本三菱化学在马来西亚红坭山建造稀土厂后,短短数年,附近许多居民受辐射影响,验出血液含铅量特高、患白血病、脑癌的小孩特别多,同时出现因遭辐射毒害的先天低能儿、孕妇流产以及新生儿夭折率大幅升高。为了讨回健康,为了救下一代,为了保卫家园,手无寸铁的红坭山村民,不惧强权、与财势雄厚横霸的国际企业、诡诈刁钻的官员、僵化的官僚制度对抗到底。历经10年奋战,牺牲了许多无辜的生命,据知日本三菱化学最终因为受到日本民间的舆论,被逼退出ARE。1994年1月19日,亚洲稀土私人有限公司宣布永久停业。


ARE虽然已经关闭多年,可是至今埋毒工程还未结束。ARE在拆厂和处理废料方面耗时超过20年,两个建在甲板升旗山腰的埋毒槽,所埋的辐射费料多达数万吨。霹雳反辐射抗毒委员会继续他们的监督运作,直至埋毒工程结束为止。

待续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